落九

这里落九,取自“疑是银河落九天”
文笔垃圾
构图死气
结构扭曲
唱歌跑调
不喜欢杰克大猪蹄子
但是这和我吃杰裘有矛盾吗
爱裘克和瞎子和王萌萌
讨厌ky【一jio一个ky怪】
不吃杰佣杰园
讨厌脑残粉
可以直接叫我落九,也可以叫我三九感冒灵【什么鬼】
然后我是正版咸鱼【不咸退钱】
洁癖有点严重,杂食谨慎关注【根本没人会关注你好吧】
话痨,谨慎私聊
垃圾画手【永远不上色】
如果约稿私信【没人会约的,你这么垃圾】
自己觉得脾气还可以吧,一定程度会原地爆炸

两个小可爱【他们也太可爱了叭】


因为杰克不想放但是裘克想放了我【可能因为我的游戏昵称】然后他们两就打起来了,然后杰克最后也还是放了,比心心❤️


最后私心杰裘【裘裘是个妹子哎】

文笔垃圾,慎入

这里落九,先谢谢大家能看一眼

文笔垃圾【现在翻过去还来得及】

好了开始了⬇️

第一人称注意

单箭头向

大学生x盲人画家【能接受?】

字数500+

我向来对自己的感情再清楚不过了,爱和不爱从来不会成为我前进路上的困扰,也就是所谓的爱恨分明吧。
也因为这个,我一眼就觉得我会爱上他,他是个画家,盲人画家,我不知道盲人是怎么作画的,但是我知道我很崇拜他,因为他的执着和乐观。
他什么都看不见,却又什么都看得见。
他很温柔,不管对谁都是,他总会对别人露出笑容,温润却疏远,他笑起来很温暖,在他笑时他无神的眼睛会弯成月牙形,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很好看。
他还喜欢小孩子,他和我说过他觉得小孩子很可爱,他们和他一样,什么都看得到。
他喜欢陪孩子们玩,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,但是孩子们并不介意,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开心,我喜欢看到他高兴,尽管他那并不存在的目光从未放在我身上过。
我就像是他的一个好朋友,与他交谈过心事,与他开过无聊却莫名好笑的玩笑,与他呆在一起过,整整一天,但唯独没走进过他的心。
我不是没坦白过自己的心意,毕竟喜欢还真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。
“你是个好孩子,成绩也好,我不同,你烂我这不合适。”他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,但是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,但是我却选择了待在他身边,一待就是两年。
“我要走了,”我推着他的轮椅,眼神不知道看向哪,“去国外。”我平静的说完我想了很久的话,明明想过很多种表达方式,却偏偏选择了最平淡的一种。
“恭喜,”他的语气平静的让人发慌,“祝你学业有成,将来一定前途无量。”他回过头,对着我露出了那种笑。
那种温润却疏远的笑。
我一直不知道我在他心里的定位是什么,也许他曾对我有过一瞬的心动,也许从来没有过,我到底是他的朋友,还是他无知的仰慕者,我一直不清楚。
但现在我终于确定了自己在他心里的身份———我成为了他的陌生人
怎么说呢,也许他曾经对我真的有过一瞬间的心动吧。
怪我贪心不足妄图与你从始至终。

画渣画画,最为致命

交党费啦

杰裘混了有段时间了,期间持续白嫖【我错了】终于还是交上了几个月前就该上交的党费

放飞自我注意

手残也就这样了,不嫌弃就好

画的不好就不打第五tag了

庆祝中考考完

为了庆祝一下我们这边中考终于考完了,来一次点梗写文【其实就是不好意思白嫖杰裘这么久】反正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都可以说,选一个来写【可能写的不好】

自己眼中的他们

注:文笔很差,真的很差

严重ooc,非常严重

后面还有一些我想说的话,有时间的话希望可以看看

正文⬇️


信邦:
长乐宫内一人都没有,倒是有个君王模样的人站在中央,夜晚刺骨的冷风从雕刻精致的窗口吹进来,
冷的入骨,刘邦想着,这长乐宫何时冷的如此刺骨了,好像自他走的那日开始吧,
果然,还是不习惯啊,刘邦有点感慨,其实他也不是不清楚韩信对他到底什么感觉,常年在外摸爬滚打的他,韩信的这点小心思不是早就看穿了,至于为什么要负了他,大概是因为他有谋反的嫌疑吧。
虽然刘邦心里知道谁谋反他都不可能谋反,但是不只是萧何吕后这样说,朝中文物百官也这样说,他就算知道,又能怎么样,他拿什么来堵住他们的悠悠众口,
“现在说对不起,还来得及吗。”刘邦轻轻地开口,他的声音被夜晚刺骨的冷风吹散在风里,支离破碎,
来不及了,他知道,刘邦他都知道,可是,谁又不是身不由己呢,他自认自己平生谎话连篇,向来少说真话,因为他知道,真话人们不爱听,而与人交往,就是要投其所好,俗话说得好: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
可这次,就算他知道他不爱听,但是也要说出来,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他可能会听到的机会了
“韩信,我好像有点想你了”
“君主,”一位宫女突然闯进,“君主,您到这来干什么,快回去吧,距离那天已经过了七日了,这地方,晦气的很,快随奴婢回去吧。”



亮瑜:
他死了,诸葛亮是在他死后的三日才知道这个消息,
“哦,这样啊,”诸葛亮端起茶杯,小酌了一口,“怎么死的,死在哪。”看起来他毫不在意,仿佛这人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似的,而事实也是,他们确实没有多大关系,大概只是互相听过对方的名号吧,
“回禀军师,都督是病死的,死于巴丘,据说死时,还说了一句什么既生瑜,何生亮之类的话,其他的,奴婢不清楚了。”
“嗯,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“是。”宫女缓缓退了出去,留诸葛亮一个人沉思着,
就算是死,也不忘记恨我吗,诸葛亮想着,喝了一口清茶,我有这么可恨吗,想着想着,诸葛亮又怜惜起他来,本来一个才华横溢的江南才子,却最后病死与巴丘这样荒僻的地方,也甚是可怜,可惜,不禁又想起,记得赤壁之战时,鲁肃问过他:“对于周都督,丞相您是什么样的感觉。”
记得他那时回答:“嗯,他啊,对于他的话,大抵只是,心生欢喜吧。”
“仅是如此吗?”鲁肃似乎不敢相信,
“不然呢,你还想要我有什么感觉。”
如果现在要我再回答一次,我会怎样回答呢,不知觉的竟想到这来了,
大概也只是,心生欢喜罢了。
【写亮瑜借用了一下zAAAAAn大大的梗,致歉】



白狄:
那小密探还是终日跟在他身后,时不时讨要一下工资,有他保护着,我大概也能放心了吧,李白想着,只是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不能陪在他身边,不能看着他的喜怒哀乐,
罢了,自己竟然已经决定走了,又在这时舍不得,确也不是自己的作风,
只是真的不甘心,不甘心他以后的一颦一笑都是因为别人,他以后露出的为难和心疼的神情也都是因为别人,不甘心,
可是回头再想想,又是自己先放的手,如今舍不得的,瞎操心的又是自己,想来也确实好笑,
不知那小密探是否会遵守诺言,不过就算是没有遵守应该也没关系,因为自己不会再回来了,
长安,大唐,自己怕是不会再回来了,这次恐怕,真的是永别了,可是还是舍不得,舍不得这里的美酒,舍不得这里的友人们,舍不得在摘星楼看到的长安的繁华的夜景,舍不得心上人,舍不得他,可他不可能跟自己走,他有他要守护的东西,而自己又有自己要追寻的天地,他们终不是一路人,不对,应该说,他们从不是一路人,
“再见了,这盛世长安。”他的身影,还是消失在大漠的风沙之中。



作者的话:这是我眼中的他们,君臣之间不像是小说里一样的甜蜜幸福,现实是随时要谨记一句话:伴君如伴虎。刘邦和韩信之间在我看来就是妥妥的悲剧,而诸葛亮和周瑜之间也是,他们分别是敌国的将领,就算互生好感,也只能说不过是心生欢喜罢了,而李白和狄仁杰也是一样的,他们从不是一路人,狄仁杰有他自己要守护的东西,李白有他自己要追寻的天地,不可能走到一起,李白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留下来,因为他真的,世间没有什么是留的住的,就像碎叶,曾一度以为能衣锦还乡,迎接他的却是一片废墟和将近崩溃的楼兰公主,而狄仁杰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放弃他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大唐,他们从来不是一路人。

最后我也想说:再见了lofter里的大家,我一直白嫖了他们好久,真的很抱歉,我能做的只有在某些大大写文后在评论区鼓励大大,偶尔帮大大抓一些侵权的人,但是我还是要说再见了,明天开学了,我又是初三狗,可以说是为了中考吧,为了自己的未来要开始奋斗了,一直在当白嫖,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为自己喜欢的cp产文,确又要说再见了,最后再说一遍吧,
再见了lofter里的大家!我会想你们的!

只有我一个人吗?

无意间看到的,大大有授权吗?
@Raiii 

早上翻百度就看到这个,不知道作者欢凌汪大大授权了没有@欢凌汪 

我手机被没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

就像标题一样,我只想知道,我手机被没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一点进来就看到有些太太说什么评论区撕逼什么的,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没有撕逼搅合的意思,我只是单纯的问问,也想关心一下自己喜欢的cp圈最近的情况,毕竟自己喜欢的cp圈有什么情况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也挺过意不去的,好歹是自己喜欢的,所以谁能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?

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小亮亮貌似穿了高跟鞋还踮脚,你不是身长八尺吗?